当前位置:主页 > 就业新闻 >

8岁网红年入过亿,膨胀欲望中的全民网红梦

时间:2019-11-22  来源:未知  作者: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就业


像所有8岁的孩子一样,Ryan Kaji也爱玩玩具。但不同的是,当Ryan拿出玩具时,数百万人正在线观看。

从四岁起,他就拥有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并一举成名。他的视频总点击量超350亿次,这也让他成为了2018年YouTube上收入最高的明星,据《福布斯》统计,其收入为2200万美元。

这比演员Jake Paul (2100万美元)、体育真人秀《Dude Perfect》(2000万美元)、《我的世界》玩家DanTDM(1850万美元)和化妆师Jeffree Star(1800万美元)都要多。

不管是对于孩子或是成年人来说,Ryan已然成就了他们的梦想。

根据哈里斯民意调查(Harris Poll)和乐高对美国、英国和中国的调查,29%的8至12岁儿童想成为“YouTuber”。这个比例已经是那些想成为宇航员的孩子的三倍。

其他调查显示,更多的青少年渴望通过YouTube或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名利双收。本月发布的一份引人注目的新闻报道显示,年龄在13岁至38岁之间的美国人中,有高达54%的人有机会成为“影响力者”,12%的人已经认为自己是影响力者。

这些数字可能会受到质疑,但考虑到这些人通过街拍、玩游戏、化妆或拆箱玩具赚来的财富,很多人沉迷于影响者的梦想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在光鲜的外表和这个新行业的现实之间,存在着一条明显的鸿沟。

事实上,大多数想要影响别人的人在月球上行走的机会和他们通过模仿Ryan Kaji而一夜成名的几率是一样高的。

更残酷的是,他们如果能在网络上挣到和快餐店员工一样多的钱就已经足够幸运了。

营销的新思路

营销文献将影响力者定义为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拥有大量粉丝的人。

随着人们对传统媒体的消费越来越少,在社交平台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广告商越来越多地利用这些有影响力的人来推销他们的产品。像凯莉·詹娜(Kylie Jenner)这样的超级有影响力的人,在Instagram上有1.39亿粉丝,据报道,一个推广帖子可以要价100多万美元。

2017年,全球在影响力者营销上的花费估计为5.7亿美元。根据世界广告研究中心(World Advertising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在50亿至100亿美元之间。

这一蓬勃发展的市场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是,大约一半的消费者使用广告拦截技术,这限制了传统广告的覆盖范围。

保持存在感

化妆品巨头雅诗兰黛是一家真正拥抱社交影响力者潮流的公司。今年8月,该公司首席执行官Fabrizio Freda表示,公司75%的广告预算现在都花在了社交媒体上,“这些广告显示出了很高的效益。”

该公司的部分预算将用于“微影响力者”——即那些拥有不到1万名粉丝的人,而大部分资金可能仍用于与大牌“代言模特”和“品牌大使”的交易,如Karlie Kloss、Grace Elizabeth、孙菲菲(Fei Fei Sun)、Anok Yai和肯达尔·詹娜(Kendall Jenner)。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名人交易与这家化妆品公司几十年来与Gwyneth Paltrow、Elizabeth Hurley和Karen Graham等人的交易没有太大区别。

无薪实习

到目前为止,大多数迹象表明,影响力营销的新经济学与旧的营销经济学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就像在演艺界、模特界或音乐界一样,有一小部分头部超级网红拿着百万富翁的收入。此外,还有一个人数更多的腰部梯队,他们的生活也很不错。但是大部分有影响力的人最好还是找一份普通的工作。

2018年,德国奥芬堡应用科学大学(Offenburg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教授Mathias Bartl发表了一份关于YouTube频道、上传次数和浏览量的统计分析报告。他的调查结果显示,85%的流量流向了3%的频道,96.5%的YouTube用户收入不足以达到美国联邦贫困线(12140美元)。

康奈尔大学副教授Brooke Erin Duffy认为,成为社会上有影响力的人的诱惑是一个更大的神话的一部分,即数字经济通过发展你的“个人品牌”,在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为你提供了实现自我、获得名声和财富的机会。

Duffy在她2017年出版的书《做你喜欢的事却没有得到报酬((Not) Getting Paid to Do What You Love.)》中写道,对于年轻女性来说,这是一个特别有问题的错觉。

她说,确实有人因此功成名就,但大多数人拥有的不是差强人意的工作,而是“无薪实习”。




上一篇:库克带特朗普参观 德州奥斯汀市的Mac Pro工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