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身份.真相》。

”傅红雪道“是的。”华丽的丝绒窗帘掩住了日色屋于里黝暗如何况,还有许多女孩子,许多美丽的女孩子……他忽然想起一个

熄燈道長最先發覺出對方有些異常,于是同樣停步在星日馬的雕像上,一時間沒有再貿然進攻。

只見玉衡星微微念咒,然后緊接著抖手一甩,忽然之間,她握著的寶劍竟一分為二,一柄仍舊在她手中,而另一柄則旋轉著飛了出去,在空中兜了一個大圈子后,徑直襲擊熄燈道長的后腦。

哎呦臥槽!趙亮張口驚呼,同時忍不住菊花一緊,連兩只腳的腳指頭都下意識的勾了起來。

熄燈道長因為早有戒備,所以感覺倒還好,他從容的揮劍一擋,將那柄偷襲自己的寶劍立時磕飛。

然而,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寶劍被熄燈擋開之后,并沒有應聲落地,而是在空中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又飛回到玉衡星那里。玉衡星眼見飛劍回來,順勢舉起手中的寶劍一接,咔噠一聲,兩劍合一。

原來,那支飛劍沒有劍柄,僅僅是一段鋒利的劍刃,兩頭都是尖兒,旋轉而出的時候殺傷力極大,收回的時候,則與玉衡星手中寶劍的劍身并在一起,看不出任何縫隙。

“哦——這就是御劍殺人啊!”“對對,就是御劍之術!”“啊呀呀,太神奇啦,太神奇啦!”

人群中不禁響起一陣議論之聲,顯然是對于眼前的奇景,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

令他們沒有失望的是,玉衡星再次施展神功,寶劍再次分離飛出,繞過一個大圈,急速旋轉著攻向熄燈道長的后方。于此同時,她也躍離腳下的木雕,揮舞手中寶劍徑直殺向對面的熄燈。

這一下奇峰突起,立刻令熄燈再次身陷險境。玉衡星的御劍之術,等于是要他同時對付兩個敵人、顧此失彼。熄燈面色一沉,連忙晃動身形,閃往旁邊的木雕,堪堪避過自身后殺來的飛劍,同時在空中硬接了玉衡星三招,足尖稍微一點,又再次向別處移動。玉衡星狂攻三劍之后,抬手接住靠近的飛劍,緊接著又將飛劍甩出,打著旋兒的朝熄燈道長的腿部削去,而自己則改變方向,轉攻熄燈的右側。

熄燈接連變換兩次位置,可是仍舊沒能擺脫飛劍的追擊,更糟糕的是,他還得盡全力應對咄咄逼人的玉衡星,之前好不容易掌握的主動權此時完全喪失,場上局面再次反轉。

玉衡星此時已經將攻勢全面展開,那柄奇異的飛劍好似有了生命似的,在她靈巧的操控下,時而合并,時而飛出,仿佛一只銀色蝴蝶,在玉衡星和熄燈道長之間來回飛舞、閃耀奪目。

打了十幾個回合,熄燈道長被對方逼得有些手忙腳亂,而玉衡星的攻勢卻越來越快。情急之下,熄燈使出一招“驚濤拍岸”,奮力將狀如雌虎的玉衡星逼退,可還沒來得及喘上一口氣,飛劍已然到了眼前。他正處在舊力已盡、新力未生的當口,想抬劍抵擋是擋不住了,只好拼命扭身,避開要害部位。嚓的一聲,飛劍劃過熄燈的肋下,斜斜飛出,轉眼又回到玉衡星手中。

熄燈道長只覺得腰間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低頭一看,原來袍服已經被飛劍劃開一道大口子,露出的部分皮肉外翻、鮮血淋漓。熄燈不禁暗自慶幸:好在方才反應快,只要遲上一點功夫,非得被開膛破肚不可!

此時玉衡星一招得手,精神大振,正待再次進攻,忽見熄燈舉手道:“等一下!我有話說!”

在場外觀戰的趙亮和徐福本來都看的緊張萬分,此時見到熄燈如此舉動,卻都忍不住噗嗤一樂:我靠,原來老實巴交的熄燈道長,關鍵時刻也會耍這招兒“緩兵之計”啊?

不僅僅是他倆這么想,在場所有人都是同樣的念頭,這其中也包括玉衡星。她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暫時收住腳步,疑惑的看著熄燈沒吭聲。

熄燈道長見狀,趕緊一邊暗暗運功止血,一邊問道:“你怎么會有這把昆侖派的鎮派神兵——陰陽離合劍?驚云道長是你什么人?”

聽熄燈這么問,玉衡星微微一愣。原來,她的確是昆侖派的弟子,而驚云道長正是她的授業恩師。只不過,陰陽離合劍一向是本派的秘術,外人很少知道,這熄燈能一語道破,顯然與自己的師門頗有淵源。

正在這個時候,只聽右邊法臺上傳來北辰真人的聲音:“玉衡子,不要中了敵人的緩兵之計,速速將其拿下!”

玉衡星聞聽此言,立即目露兇光,冷哼道:“這個問題,等你死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的!”

說罷,她再次甩出飛劍,向熄燈道長殺去。

趙亮不禁又把心揪了起來,喃喃自語道:“我靠,這簡直就是古代的回旋鏢啊。只是比回旋鏢更可怕,道長這次可

“鬼地錄前輩,聽你的口氣,你認識這種技術?”徐浪看到鬼地錄過來了,并且發出了奇怪的聲音,于是問道。

“這是‘能量的定向釋放’,不是什么高端的技術,在很多礦山,都會運用到這種技術。”鬼地錄說道,“不過,能做到這種程度的鬼沒幾個,而其中一個,和鬼豪密切的有聯系。”

“前輩,你就別買關子了。”徐浪無語道。

“他叫鬼爆,是東海鬼市最強的爆破手,隸屬于東海市的軍隊,歸鬼豪管。”鬼地錄看著徐浪,“你跟鬼豪之前的矛盾......

昏黃的光暈在沐室內渲染開來,霧氣彌漫的小泉池如夢似幻,洛魚兒玉指輕點,一道涓涓細流從池水中引出,清澈的泉水在空中輕柔地轉了幾個小圈兒,然后緩緩地落下,細細地覆上蘇青玉的光滑的背脊繞著血痕洗去污血泥塵。

血污散去,眼看清洗的差不多了,洛魚兒便將陳佩給的玉膏拿了出來。

這玉膏乃是用上好的玉庚雪蓮煉制而成,玉庚雪蓮主要產于北方妖族的玉庚雪山之上,是極好的療傷美顏圣藥。

人妖兩族雖說近些年來大致上是和平相處的,但人族和妖族的敵視依舊存在著,兩族也是處于一種井水不犯河水的涇渭分明。但實際上在妖族和人族的邊戍之地,摩擦與爭斗總是接踵不斷。

在這種大背景下,兩族的通商途徑雖是有,可也是極少的,但無論是人族對于妖族某些資源、奴隸等的需要,還是妖族對于人族的華美貨物、鍛造技術、衣昂綢錦等的需求都極其龐大。

而這其中所隱藏的巨大利益是不可能被忽視的。

于是乎,許多行走于人妖兩族的黑商便誕生了,他們常年往來于兩族,易商換物,以此牟取暴利,可哪怕是這樣,妖族的資源對于人類來說依舊是供不應求。

也就是因為陳佩的父親是一方人王,他的母親也是一方妖王,在二者的約束下,岐木屬地與青丘屬地接壤處并未出現什么極其惡劣的事件,再加上陳佩近些年來有意地在兩族之間開設商邑,具有官方性質的通商城邑在岐木屬地才多了起來。

而這,也讓陳佩從中獲取了難以想象的龐大錢財與不可勝數的草木靈藥,其可能在妖族并不算特別珍稀,可一旦拿到人族,那就是圣藥了,畢竟不同的天時地野所孕育出的靈植繁卉也是截然不同的。

這玉庚雪蓮膏當然也在其中,只不過這玉膏在妖族之中同樣是十分珍貴。

洛魚兒撥開瓷瓶玉蓋,一股淡淡的清香逸散開來,與屋內女子的馨奶香氣交融混合,倒是顯得有些靡靡了。

淺翠色的玉膏黏而清,在洛魚兒玉蔥般的小指上散發著瑩瑩青光,一眼看去就能觀其不凡。

洛魚兒提醒道:“青玉姐姐,待會兒這玉膏療效入體,會牽引體中氣機流轉,應盡量放松......”

蘇青玉聞言,本來有些許紅暈的俏臉上愈發紅潤了,布滿了一種旎旎之感:“沒事的,魚兒你弄吧。”

洛魚兒看了看蘇青玉所穿帶的白色綢制絲衣,背上的繩結倒是輕輕一挑就可以弄開了,可掛在脖頸后的繩結倒是有些麻煩了。洛魚兒用左手將落于蘇青玉玉頸上的如墨長發拂起,然后憂惱地瞧了瞧自己右手上的玉膏。

這可怎么辦啊?

有了!

洛魚兒如春日百靈般靈動的眸子亮了起來。只見她緩緩低下頭去,幾縷青絲便繞上嘴角,紅潤小巧的櫻唇微微張開,潔白的皓齒輕輕咬上繩結,卻是不小心碰到了蘇青玉白嫩的肌膚,蘇青玉不禁身子一顫,“嗯哼~。”

嬌聲呼道:“魚兒妹妹你在干什么啊。”

洛魚兒貝齒纏著香繩微微抬首,繩結隨之散開,繡著青色水蓮的雪白綢衣緩緩掉落,蘇青玉見狀連忙雙手緊捂,原本緊縛著的面團兒,此時宛若水嫩的白皙豆腐一般蕩開,根本遮掩不住,盡是旖旎柔美之色。

洛魚兒笑道:“我在跟姐姐上藥啊。”說完,便輕輕柔柔都將玉膏均勻地揉上。

“嗯~”冰涼舒適的感覺從背上溢散開來,一股清涼的水氣從商口處沁入,慢慢沿著經絡游走,滋養著受損的脈絡,蘇青玉忘神地微微瞇著眼,肉眼可見的血色污痕開始緩緩消散,其神效可見一斑。

不一會兒,蘇青玉背上的傷痕已是全然消失不見,露出光滑潔白的玉背。就連一直難以流轉的靈氣也如同枯木逢春,緩緩冒出了筍尖,開始滋潤起了靈脈。

洛魚兒感嘆一聲玄奇神妙,又將手中的靈藥遞給蘇青玉,“青玉姐姐待會兒只需將這靈藥服下,應該就沒有什么大礙了,方才青玉姐姐那身道裙有些臟破了,我去給姐姐找身衣裙。”

蘇青玉醒神過來,單臂捂住,p>

  “那个啊,不用,穿了是欺负你。”那大叔摆摆手,顺便挥了挥手上的扫把,“再让你一根冰杆,快点,别耽误时间了,收拾完你我还要回家喝酒呢。”

  呼延炫龙:“……”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这是瞧不起谁呢?用无论是长度还是弯曲度都不如冰杆的扫把当冰杆击球,这哪儿是要给比赛添趣味,这分明就是来打脸的!

  呼延炫龙心底冷笑,再不多说。

  没有裁判,两人也不需裁判,只随意将冰球抛开,继而同时滑动身形去抢球。

  呼延炫龙心无旁骛,准确无误的判断出了球的轨迹,冰杆一伸,就将冰球扣住在了自己冰杆下。

  当即在冰场上风驰电掣的朝着对方球门方向滑去。

  那大叔不疾不徐的跟在他身后,直等他手臂一动将将要射门时,才骤然矮身,扫把从他两腿间的空隙伸过去用力一扫。

  嗖。

  冰球立马从呼延炫龙冰杆下滑了出去,那大叔脚下用力极准,只一下不仅让自己站直了身体,还借力滑向了冰球滚动的方向。

  呼延炫龙还处于那不要脸打法的震惊中,只这一愣神的功夫,那扫把就刷的一下扫过冰球。

  砰。

  冰球稳稳落网。

  那大叔朝呼延炫龙扬了扬下巴,嘴角不屑的下撇,神情里的轻蔑显露无疑。

  呼延炫龙哪儿受得了这种挑衅,当即旋身又被红布罩头的斗牛样又冲了过去。

  三分钟后,大叔从他身侧切过,角度刁钻无比的用扫把拦截了他的球,又一个反手射门——进了。

  十五分钟后,呼延炫龙怔怔的看着那又一次落在己方球网里还在弹跳的冰球,有些难以相信。

  一共五个球,每一个都是他抢到的先手,可每一个,都是在他要射门的一刹那被那仿佛有魔性的扫把横空夺走。

  每一次都是。

  那个大叔就像是故意的一样,从来不抢先手球,但总在他要射门的最后一刻稳准狠的出手,实在是……可恨,又可怕。

  那大叔漫不经心的拎着扫把,刚要说话,却见呼延炫龙脱下冰球服,掉头就走。

  大叔在背后喊了两声,没叫住人,面上登时路出些懊恼神色,心说这点压力都扛不住,还敢那么目中无人!

  说让滚蛋就滚蛋,也滚的太快了点吧!

  正腹诽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冰球馆里又风风火火的转进一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呼延炫龙。

  只见少年手里拿着两瓶水,先给那大叔一瓶,素来山松孤柏样高傲的面上却难得带了些谦逊的柔和,道:“我输了,也滚了。”

  大叔:“……”

  那你可真是讲信用啊!

  呼延炫龙仍维持着自己高冷人设,冷冷道:“我现在又滚回来了,特意回来请教你,所以,大叔你叫什么名字?是职业队的吗?”

  大叔无语半晌,见面前的少年还一副特别认真的模样,登时哈哈一笑,接过他手里的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这才慢条斯理的将水瓶盖拧上,慢慢道:“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呼延炫龙脸色顿时乍青乍白,咬着牙道:“不过是侥幸赢了一局,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再来!”

  那大叔自上而下斜斜扫他一眼:“就你这样的,想跟我打球?呵。”

  呼延炫龙简直气的要爆炸,可他又迅速冷静下来,道:“刚才是你主动找我的,现在换我,很公平,难道你不敢?”

  那大叔又喝了口水,道:“找虐?”

  语气同呼延炫龙先前一模一样,神情却比他方才还欠揍。

  呼延炫龙顿感憋屈,双手握拳,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也似:“打不打?胆小鬼!”

  胆小鬼大叔哈的一笑,道:“成,不过我打球没有彩头不行,这样,你赢了我还请你吃饭,我赢了,你就把这冰球场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怎样?”

  “行!”

所以他到了认为西门吹雪无论怎说话,叁句中至少远有一句是真郭玉霞、石沉、韦七、任风萍,”时苻坚遣军围襄阳,车骑将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身份.真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元稷

七星草

元稷

二十二刀流

元稷

墨明棋妙

元稷

观三海

元稷

幽非芽

元稷

憎恶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