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业资讯 >

运营商插手终结“卖方残酷”时代 CDN或将迎来涨价潮

时间:2020-05-23  来源:未知  作者: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就业

5月8日,成立8年的金山云在美股挂牌上市,首日股价大涨40%,总市值达到约48亿美元。

第二个交易日,金山云继续高开高走。截至美东时间5月11日收盘,金山云股价报25.97美元/股,涨8.93%,市值达52亿美元。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金山云董事长雷军坦言,现在回过头看,当初下决心要做云服务,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云业务是一个巨头的游戏,需要长期的巨额投入,而金山云的家底只有10亿美元,这是一个明确的投资止损线。

事实上,尽管有心理准备,但云计算行业竞争的激烈程度仍远超雷军想象。金山云最先切入的是个人云服务市场,但很快,巨头发起的价格战让金山云选择退出,继而转向公有云服务。

招股书显示,金山云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2.36亿元、22.18亿元和39.56亿元。其中,公有云业务是金山云的主要营收来源,2017年至2019年,该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97.3%、95.1%、87.4%。

金山云的公有云产品主要包括计算、存储和交付等三类服务,2019年,交付业务实现营收21.37亿元,占公有云业务营收的61.9%,占金山云总营收的54%。

一位资深的云计算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付业务主要包括内容分发网络(CDN)、画质增强(KIE)、集智高清 (KSHD)等。“从金山云的营收构成来看,雷军躲开了个人云服务的价格战,但CDN的价格战,他肯定没有躲掉。”

价格肉搏

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CDN作为降低网络拥塞、提高用户访问响应速度的重要工具,已经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内容分发网络(CDN)白皮书(2015年)》显示,2014年中国专业CDN市场收入达到38亿元左右,同比增长50.6%,过去四年的复合增长率约49%,市场规模处于大幅攀升阶段。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CDN市场规模接近250亿元。

2014年,中国的CDN市场格局是双雄并立,网宿CDN业务营收占行业比重约43%,蓝汛占比约37%,二者合计占据了80%的市场规模。

但此时,这些专业的CDN服务商身边已经危机四伏,因为包括BAT在内的一些互联网企业开始自建CDN,并逐步开始对外提供服务。比如腾讯当时只有15%的业务流量采用外部CDN服务,其余均是通过自建CDN支撑,并开始对外提供商业服务;而阿里云CDN,从2014年3月就已经开始对外提供商业化服务。

2015年,是中国CDN行业的一个发展转折点,也是传统CDN服务商“噩梦”的开始。2015年3月,云计算厂商发起了CDN业务的价格战,提出“2015年CDN市场价格不会再超过1.5万/G/月”,而当时市面上的普遍价格在3万左右,相当于降价50%。

同年5月,阿里云CDN率先降价21.2%,腾讯云CDN紧跟着降价25%,乐视云更是直接推出“免费”CDN,价格战愈演愈烈。事实上,CDN厂商之间掀起的降价潮,对市场来说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

尤其是2016年井喷的直播行业,也是CDN降价的最大受益者。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不是CDN价格大幅下降,高昂的宽带成本或许就把很多创业公司拦在了直播行业门外。

2017年初,一位CDN企业高管公开表示,在新兴CDN们主动出击和互联网新需求剧变的双刺激下,CDN行业一别往日温吞局面,正驶入一个对卖方残酷、让买方幸福的全新时代。

如其所言,整个2017年,CDN行业的主旋律仍然是“卖方残酷”。2017年11月,阿里云宣布CDN整体降价25%,带宽单价创当时国内最低;紧随其后,腾讯将CDN价格最高降价47%,又创新低;同年12月,金山云宣布CDN最大降幅50%,带宽单价最低15.6元/Mbps/月,业内惊呼“价格已击穿行业底线”。

价格战意味着巨额的资金投入,金山云的招股书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其净亏损分别为7.14亿元、10.64亿元和11.11亿元,其中,亏损最主要的原因是IDC费用和研发费用两方面的成本。

回归理性

一位传统CDN厂商的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互联网企业的加入,把“降价-提升市场份额-继续降价-挤压中小厂商-继续降价-清除中小厂商-继续降价-垄断市场-提升价格-获取高额利润”这套在互联网诸多领域里得到印证的打法移植到了CDN行业。

对于已经相对饱和的市场而言,价格战确实是一个能快速切入市场的手段,而所有加入价格战的服务商,目的都是快速扩大市场规模,因为CDN行业是一个强调规模效应的行业,需要依靠规模实现复用,从而实现盈利。

经过2015年-2017年的多轮价格战,CDN的市场格局也被重新洗牌。根据2018年的中国CDN市场份额,传统CDN服务商的市场被不断瓜分,第一梯队中仅剩网宿科技,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等则迎头赶上。

该负责人表示,对于云计算厂商来说,获取市场的目的已经达到,如果一味地继续发动价格战,对企业以及整个行业的发展都没有好处。

中国信通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副主任胡海波也曾向记者表示,CDN的刚性成本全部是带宽成本,是无法进一步压缩的。同时,流量的成本也将随着CDN规模扩大而线性增加,继续价格战带来的将是亏损扩大。

道理确实如此,但市场上的各个CDN服务商正处于相互制衡的竞争状态,没有谁愿意让竞争对手获得价格优势。所以对比阿里云、腾讯云的CDN价格,从2018年底至今一直很稳定,没有大幅降价,但也没有人敢涨价。

这个局面或许会因为运营商的插手而发生改变。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2019年底以来,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已先后发文明确禁止IDC的低价销售,并且对各类宽带销售价格作出规定。比如联通规定静态接入宽带销售单价不低于10万/G/年。

运营商处在CDN产业的上游,原材料的涨价,也必将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影响。据接近运营商人士透露,针对过往出现的“价格战”抢占市场现象,运营商会加强政企业务价值管控,必要时也会采取措施净化市场,确保行业良性竞争。

胡海波此前亦作出预测,未来覆盖能力和服务能力将是CDN企业重点比拼的领域,如果面临成本上涨的压力,CDN行业的涨价则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某云厂商人士则告诉记者,运营商的宽带资源涨价,将成为CDN行业一个重要变数。一方面是,整个产业可能会跟着一起涨价,另外一方面,如果行业都不涨价,那厂商就要自己承担增加的成本,这时候资金不充足的话肯定撑不住,“如果因此让市场玩家变少,那未来行业涨价也是必然”。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524)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上一篇:“直播带货”终于被转正啦!人社部拟新增10个职业 总有一款适合
下一篇:没有了